這兩種冥想,以前曾經做過,
但在SSR帶領之下,有著不同的感受 ^^

一開始光柱冥想時,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尖,相對地較為疼痛,
其實也不是痛,就是熱熱腫腫又怪怪的感覺(啥?XD)
一邊往地球中央紮根,一邊從頭頂向上通澈,
頭頂(腦袋上半部)滿滿地一直往上拉著拉著,
全身(特別是雙臂)的細胞似乎也在微微地呼吸,
當能量從腳底往上到心輪時,一開始有點不太舒服,有點悶,
但交會時,雖然重重的但不會感到壓迫感,反而暖暖的……

接下來的擴大冥想,一直往外擴散擴散,遼闊,
自己似乎變成了液體往外揮灑流動,然後瞭望著地球,
漸漸地又成了大氣分子一般,倘佯在黝黑卻又微亮的宇宙中,
這時候,有種無法言喻又寧靜的感動……
我與大愛之源緊緊相連,又或者,應該說是,
大愛之源充滿了我每一個分子,或我每個分子都是大愛之源,
嗯……不知道該怎麼說呢(抓頭)……

但後來,很快地,在老師還沒說 回到這世界時,
我就瞬間回來了,也不知道為什麼?
就突然平靜地動動四肢、轉轉頭之類的 XD

呼~歡迎回來。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